腾讯分分彩定位胆稳赚 > 灵感 >

新藏川藏线 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几件事

2018-07-30 18:30

  过去有一句口号“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”,我现在改为“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中去”。

  退休一年了,我三次进藏,历时4个半月5万公里。把我的整个经历写出来,人们不乏赞美之词,我也曾沾沾自喜。最近,网上有一则消息,说的是一位网友徒步进入危险景区,拒绝有偿救援不幸身亡。这件事在我的心里产生了共鸣。

  说走就走是多么潇洒的一件事,可是,很多不幸就发生在那潇洒的路途之中啊!我把在旅途中的危险经历说给我的两个国内著名探险家朋友听,他们都在摇头,给了我一句话”无知者无畏‘’。南京的涛哥说:”如果当初我知道你们在三月份走新藏线的话,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冒那个险的”。河南的大鹏(旅行故事创始人)说:“旅行不是冒险,要注意危险的管控”。下面我把旅行中亲身经历的危险案例写出来,供朋友们再进藏时参考吧。

  今年3月份,有两个退休的老人,忽然间有了个想法: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?按照现在比较流行的一种说法叫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人家在职的把饭碗一扔,潇洒的看世界去了,我们老年人有饭碗,有退休金,有生活保障,为什么就不能看看这个世界去呢?走!而且是说走就走!什么也不计划,没有一切顾虑,甚至一张地图都没带,就这样轻松的去旅行。如果用一句文绉绉的语言来概括一下,那就是:每个说走就走的人,都带着一个故事,关于自由,关于勇气,关于梦想,关于爱..…..用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我们的题目《两个六旬男人的诗和远方》,说的我和樊哥美滋滋的,多浪漫呀!但是说实在的旅行当中没有那么多的诗情画意,有很多时间是很不好受的。旅行结束时,我写了一篇博客,题目是:潇洒的旅行也有笑不出来的时候......

  3月13日,自驾去新疆第九天。中午十二点从乌尔禾魔鬼城开始向喀纳斯出发,因为看导航只有400多公里,时间上没问题。前半段挺好走,开始上山时有点雪也能走,走到半山腰有点困难了。山的阳坡雪化了,是冰凌,山阴坡一点没化,全是冰。一开始我开车,我没有走过这种路面,樊哥就在旁边指挥,一档二挡油门都有讲究,不能猛轰油门。后来找了个阳坡,雪化的漏出柏油路的地方,我心里实在没底交给樊哥开了。樊哥非常有经验,用一档适当的油门往上哼哼的开着。在一个上坡还有四五米就穿过去了的地方,车使尽全力也上不去了,我们冲了十来次也没冲上去。樊哥下来开始找防滑链装上,又冲了几次,车才不情愿的向前超负荷似得走开了。临近出发的昨天晚上,好多网友提了好多建议,最后听了雪飞老师的,到当地租车上山!我当时理解是到喀纳斯租车,实际上雪飞老师指的是在山下的布尔津县开始租车。理解的错误才酿成今天的错误。几十公里的山路我们走了五个小时才到。

  到喀纳斯的第二天,冰雪天气加上阴沉沉的,似乎喀纳斯不欢迎我们。天空飘起零星小雪,快下山吧,再让大雪截到山上,和朋友去南疆塔县的行程就泡汤了。下山途中,这时才发觉路比昨天更难走、更危险!每过一个弯道都甩尾,两个后轮都要横着走。在会车的时候,我们的车主动礼让,右前轮陷进了路基的雪里。经过几次后退前行来回折腾,终于使前轮拐上了正路。可是由于陷的太深,前轮阻力太大,后轮受力不均匀,把右后轮的防滑链的其中一条链子弄断了。屋漏偏遭连阴雨,船破偏遇顶头风。怎么办?开始满车找铁丝,看看能不能用铁丝固定。翻了半天结果没有。只好把断掉的一节链子挂到其它链轨子上,看看能不能将就开。如果不行,那没办法,只好请朋友救援了。山上没手机信号,后果可想而知。就这样往前小心翼翼的走,20迈的速度,走一段下来看看链子掉没掉,还可以,虽然后轮两面受力不均匀,最终还是开下来了。90公里走了四个小时,终于平安下山到布尔津县了。

  在下山途中,每当遇到一个车,对方司机都向我们伸出大拇指,是称赞服气,还是嘲笑俩傻帽……我们也闹不清楚了。在山下加油时,工作人员指着我们的车,你们从山上下来的?我说是的。工作人员惊讶的张开了嘴巴,啊!这车也敢上山?千真万确,不但上去了,还安安全全下来了!

  三月的北疆喀纳斯,大雪封山,还没通车。山下的油料都运不上去。我们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,开着两驱国产福田面包车,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楞劲,竟然闯过来了,这里面有运气的因素。我们在路边碰见一辆摩托车冲进路旁悬崖的雪山,摩托露着个反光镜,人已经不知道哪去了。如果当初知道路面是这个情况,我们打死也不会上去玩命的。

  在川藏线快到成都时,距离汶川县映秀镇还有20多公里,本来临近傍晚,按计划不赶夜路也能到汶川住下。可是由于修路,一下把原来的计划打乱了。路面不平,全是大坑,泥泞路还陷脚,牛车似得行走,太阳落山马上漆黑一片。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一个大卡车的后面就上了山了,钻进一个涵洞里。涵洞口有一个非常大排风管呼呼的排着风,我们也没管,跟着大车就进去了。越往里走越呛的慌,一会前面大车停下了。呆了一会没动静,樊哥下去问前面大车司机,司机摘下防毒面具说,你们怎么进来了?我们在施工,是拉料的车。你们快出去吧,一会呛的你们会中毒的。我们听了马上往外开,再有一台车进来就把我们卡在里面,后果就严重了!等开出洞口,一台大卡车正好进洞口,我们真的捏了一把汗!

  出了洞口,难题又来了,一条路两个方向往哪边走?黑灯瞎火的不知道了。开导航吧,没信号。我说,就往前边这个方向走,走一会应该有导航的。正走着,前边过来一辆车,樊哥招手下去问路,我拿着手机下去看看有没有信号导航,我下去的时候是坐在后面,樊哥也没注意。等樊哥问完路回来,上车就启动车把车开走了。我在路边眼瞅着车启动,喊了几声樊哥也没听见,不一会车就消失在山沟里了。

  我陷在泥泞的路上,四周漆黑一片,心里有点没底了……呆了一会,过来一台卡车,我招手拦下来,和司机说,师傅你好,我的哥们把我扔下来了,就在前面不远,麻烦你稍我一段路吧。有点激动,表达的不太清楚,司机将信将疑的没说行也没说不行,总之是没拒绝我,上了车就往前开。这边的樊哥,下车问路上停车的司机确定这个路对的,上车开车就走了。边开边说,人家那位师傅挺好的,我招了一下手,人家还真停车了。他又说了一遍,没人搭话,樊哥往回一瞅,人没了。是不是在床上?或者是高原反应人出事了?马上停车,打开车门一看,床上也没有,糟了,把人拉下了。不一会,我坐卡车上来了……我气喘吁吁的说,你可真有意思,我下去你就没看见?樊哥说,我真没看见。

  今年的六七月份,我跟随《涛哥行天下》滇藏川藏新藏线旅行,从丽江北面的宁蒗县金沙江畔出发,因下雨路窄又滑,同伴开车右前轮压进靠山崖的排水沟,回舵打急了,车飞向悬崖,在空中打个转180度,车头朝后撂倒沟沿上。后轴断了,后轮卡在沟边。

  所以,在这里我想说,说走就走很潇洒,安全行车最重要!这里列举的几个旅行中的例子,在实际行车中何止这几个例子?每时每刻都有安全隐患,出现问题就是在一刹那几秒钟的时间,